从天安门晨跑到抹黑中国,扎克伯格有几副“脸谱”?-亿盛娱乐注册

从天安门晨跑到抹黑中国,扎克伯格有几副“脸谱”?

原标题:从天安门晨跑到抹黑中国,扎克伯格有几副“脸谱”?

【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】

2020年7月29日,美国信息产业四大科技巨头谷歌、苹果、亚马逊和Facebook的CEO出现在美国国会,参加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组织的听证会。顾名思义,这个听证会的核心,显然是聚焦四大科技巨头是否存在滥用垄断地位的问题展开的。

被美国媒体称为“新镀金时代”的掌门人物——亚马逊的杰夫•贝佐斯(Jeff Bezos)、苹果的蒂姆•库克(Tim Cook)、Facebook的马克•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和谷歌的桑达尔•皮查伊(Sundar Pichai)——以线上视频形式,首次一起参与了国会听证。

整体看,相比之前差点开成粉丝见面会的几次听证会,这次美国国会的议员们事先还是做了相当的功课的,在四家巨头是否涉嫌不当利用市场优势地位打压竞争对手、不当收集客户数据、获取超额垄断利润等问题上,事先搜集的材料对四巨头均产生了显著的压力。

美国信息产业四大科技巨头谷歌、苹果、亚马逊和Facebook CEO参加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组织的听证会

其实,客观的说,通信信息技术进入产业化和商业化的阶段之后,通常会表现出某种天然的垄断属性,各方对此其实也是心知肚明的;但是在中美宏观战略博弈的总体背景下,此次听证会还是出现了令人瞠目的一幕:

被问及“是否认为中国政府窃取美国技术”时,苹果公司CEO库克的回答是,“从我掌握的第一手资料看,苹果公司没有发生过此类事件”;谷歌公司总裁的回答是“据我所知,谷歌也没有发生过”;亚马逊公司总裁的回答则讨巧一些,称“只是从报道上听说过‘窃取技术’,亚马逊没发生过”;脸谱公司总裁扎克伯格的回答,则让外界大跌眼镜“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‘窃取技术’是证据确凿的”。

消息传到中国,社交媒体上迅速出现了中国网民对四人问答的神总结:从中国赚大钱的(苹果),赚了小钱的(亚马逊),悄悄赚了小钱的(谷歌)都说“没有”,“没听说”,“不知道”,唯独在中国市场理论上完全没赚钱的(脸谱)说“有”。

回想起来,扎克伯格的变化,确实是令人唏嘘的:

2010年至2011年,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满世界搞“互联网自由”时,扎克伯格表现出了极为谨慎的态度,当有人将中东地区出现的政治变局称为“脸谱革命”时,2011年5月25日,媒体报道当时正在巴黎出席8国集团电子首脑峰会(e-G8 summit)的小扎明确表示了拒绝,称“示威是互联网的产物,不是脸谱的产物”(Protests were ‘an internet thing, not a Facebook thing’)。

2015年9月,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参观西雅图微软公司总部,接见包括扎克伯格在内的19位美国互联网领军企业巨头,常年以套头衫示人的扎克伯格,破天荒地额西装领带正装出席,没记错的话,他还握着习主席的手讲了1分半钟的中文,这是他四个月突击练习的结果,据说开头第一句话的大意是“我认同你的治国理念”,接见结束后,他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写了洋洋洒洒的心得体会,在习主席后续对华盛顿的国事访问时,扎克伯格在国宴上继续和习主席交谈,当然人们也不会忘记在与习主席会面前后,扎克伯格努力塑造和展示自己“中国女婿”的形象,以及在天安门前晨跑的画面。

扎克伯格在脸谱网上晒出自己天安门晨跑照片

一般而言,与差不多同期登台的推特公司相比,拥有犹太人背景的扎克伯格,相当长一段时间,保持了自己在商言商的形象,倾向于以务实的方式,解决遇到的各种问题,包括在如何进入中国市场问题上表现出的务实态度。熟悉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人都会知道,自2014年开始,脸谱公司的高管,基本上没有缺席过历次的会议,以低调而诚恳的方式,努力与中方寻求实现有效的解决方式。

但从2016年开始,事情很快发生了变化:

在美国国内,2016年总统选举,可以看做是一个关键性的转折点:特朗普“意外”胜出,败选的一方,始终拒绝接受传统的解释,尝试在“通俄”的问题上做文章,当然后来结果大家都知道,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公司被挖了出来,发现他违反了与脸谱公司的协议,对正规获取的数据进行了不当的处置,而脸谱公司被认为在此过程中“失察”。

从那个时候开始,扎克伯格及其所创建的脸谱公司,多少有点陷入20世纪50年代美国国会非美委员会组织进行的“安全-忠诚”审查的背景,必须要证明自己对美国的忠诚,要洗脱对数据管理不善,导致外部力量干预美国总统选举的罪名。

需要指出的是,在剑桥分析的丑闻曝光之前,伴随着脸谱公司取得的巨大商业成功,美西方各界对扎克伯格的观感就已经激怒了某种下降通道了,对其掌握的巨大影响力以及海量个人信息的担忧,甚至是恐惧,早就已经在持续积累;在有了剑桥分析这个“实锤”以及2016年总统选举涉嫌被外部力量干预这个“由头”之后,这种负面情绪非常强烈的爆发了出来。

而由于相关指控,尤其是有关隐私问题的指控,又指向了脸谱公司的核心资产,是公司核心竞争力的主要来源,无法简单的通过切割的方式加以解决,脸谱公司迅速面临严峻的公共关系挑战。

相关民意调查数据显示,美国婴儿潮一代,28%对扎克伯格有好感;X一代,25%对扎克伯格有好感,千禧年一代,39%对扎克伯格有好感。(数据来源:https://today.yougov.com/topics/politics/explore/public_figure/Mark_Zuckerberg),当然,从国会的态度看,民主共和两党的国会议员对扎克伯格都没有什么好感,颇有点两面不讨好的意思。

更加重要的是,扎克伯格创建的脸谱公司,在创造了社交媒体平台的辉煌之后,很快在发展模式上遇到了实质性的困境:

一方面,在音视频这波的创新中,脸谱很显然没有把握住机会,以来自中国的抖音海外版Tiktok为代表的应用,占据了潮头;当然扎克伯格的反应也很美国,2019年10月,在乔治城大学小札发表了35分钟的演讲,大谈“自由表达”,在结尾部分点名批评Tiktok,说它没有像WhatsApp那样向抗议人士或活动人士提供同样的隐私或自由服务。另一方面,在区块链发币的浪潮中,一度信心满满准备用天秤币全球收割红利,或者说,割韭菜的小札,更直接撞到主权国家法定货币主权的南墙。

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脸谱的用户数首次出现了下降的态势,从2017年的67%跌到了2018年的62%;由假新闻等问题带来的“不信任”;内容等问题带来的“不和谐”,以及“无趣”,成为了制约facebook发展的主要障碍。

面临自身发展困境的扎克伯格,似乎很快找到了别的方法:2019年11月20日,美国NBC新闻报道了一则消息,称2019年10月22日,在特朗普女婿库什纳的撮合下,扎克伯格、特朗普,以及脸谱公司董事局成员Peter Thiel,在白宫共进晚餐,当然相关消息并没有纳入公开发表的类别,直到后来新闻媒体挖出来之后,扎克伯格与特朗普具体谈了什么,还主要停留在没有更多内容可以发表的阶段。

而面对这类消息,Facebook早期投资者罗杰·麦克纳米(Roger McNamee)相信,Facebook与特朗普达成了交易,这种交易可能是心照不宣的。他认为,双方各取所需:Facebook可以通过特朗普不受监管部门的约束,得到保护,特朗普则需要借助Facebook的影响力赢得连任。

当然,目前为止,人们无从得知扎克伯格和特朗普吃饭时到底说了啥,也很难直接将这顿饭时探讨的话题,与日前扎克伯格令人惊讶的抹黑Tiktok的言论之间,建立可经得起检验的关联。

对中国人来说,扎克伯格与特朗普究竟谈成了啥,其实并不真的那么重要,但是往中国企业以及相关标志性产品泼脏水的证词,是无法忍受的。扎克伯格应该非常清醒地认识到,与之前非法拦截并转运华为公司邮件的fedex,以及主动充当污点证人,协助美国政府实施事实上的政治绑架的英国汇丰HSBC,最终都会被自己掀起的恶浪反噬。

我们这里奉劝小扎同学,如果不希望真正成为中方眼中的不可靠实体清单成员,脸谱公司应该做的是努力改正自己的错误,停止向特朗普学习那种认为嘴炮可以搞定一切的错误认识;对于中国来说,做好充分的心理认知与情绪调节,但一如有网友指出的,当扎克伯格开始用政治化的操弄来取代务实解决问题的意图,也可能出现意料之外的新情况。

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平台观点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,每日阅读趣味文章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亿盛娱乐注册 » 从天安门晨跑到抹黑中国,扎克伯格有几副“脸谱”?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