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pi酱孩子随父姓被骂,“女权”为何越来越极端?-亿盛娱乐注册

papi酱孩子随父姓被骂,“女权”为何越来越极端?

原标题:papi酱孩子随父姓被骂,“女权”为何越来越极端?

孩子随父姓 papi酱竟被骂上热搜

【文/观察者网 大包 董佳宁】

各位好,我是董佳宁。papi酱孩子随父姓被骂,这是一件挺奇葩的事情,因为道理是不言自明的,套用郭德纲的话,这种讨论你认真参与一下就算输了。但既然已经这么热了,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认真讲一下这背后的问题。

《婚姻法》规定,子女可以随父姓,可以随母姓。下面做选择题,这种规范属于:A,命令式规范 B,任意性规范 C,强制性规范 D,义务性规范。答案是?对,当然是B。法律赋予你自行选择的权利。所以第一点,papi酱孩子跟谁姓,既然是她和家人自己的选择,外人无权说三道四,用“驴”之类辱骂的,侵犯公民的名誉和人格,构成网络暴力,已经违法。

第二,这件事和女性独立有没有关系呢?从逻辑来推断,姓氏,如果没有别的正当理由,都是继承父姓或者母姓,那么跟了母姓,那母亲的姓是跟谁的呢?很可能是跟了外公或更早的某位男性先辈,所以你的姓氏不可能彰显性别独立的意义。那么理论上划分最清晰的方案,就是两个性别,各有一个姓氏的池子,互相没有交集。并且,男孩随父姓,女孩随母姓,这样划分是最清晰的。如果这样安排,确实,姓什么,和你的性别意识是挂钩的,彰显了性别独立,但这种强制安排,显然违法了。

那么姓和性别不挂钩,和什么挂钩呢,过去是和财产挂钩。随母姓的结果,可能就是得到外祖父家产,同时放弃祖父家产。随父姓呢,就可能放弃外祖父家继承权,这叫宗族姓氏财产分配继承制度。但今天,在一个独生子女非常普遍的工业社会,大家已经不需要根据姓氏分家产,所以法律赋予的自行选择权,是可以成立的。

papi酱已经是一个经济独立的女性,这个时候,你要求她通过孩子的冠姓权显示自己地位,这不仅是舍本求末,舍实求名,而且是一种特权思想。papi酱你赚钱比丈夫多,那么当然孩子应该跟你姓。首先,这是一种简单又老旧的男权的镜像,其次,不是说papi酱不能争取,而是用这种逻辑来争取,就是特权的思维。

第一是网络暴力,第二是特权思想,第三是什么呢?流量碰瓷。利用papi酱的流量,有组织进行网络炒作,故意“引战”。这种行为很难管理,你可以封掉这些碰瓷的小号,但是真正的营销号,是隐藏在广大吃瓜群众当中的,装无辜,装中立转发就行了,牺牲一些随时可以重建的小号,用小卒去碰掉对方一个车,这些营销号就获取了流量。满嘴的主义,背后都是生意。

第四呢,我以前讲过,议程设置。“冠姓权”这个议题,有法律支持,女性可以争取,符合政治正确,而且大多数女性都会发现,好像真有这么一份权利,我为此还没有去争取过,从这个议题里缺位了。这是一个很好的女权议程,比起堕胎这些话题,覆盖面更广,又没有政治和利益上的麻烦。这次锁定了、捆绑了papi酱,为了出圈,搞得太极端了,吃相比较难看。我建议呀,像平时那样,相对温和地挑动、推动这个话题,就可以长期存在下去。

最后,我想讲一个问题,就是极端思想为什么越来越多,怎样分辨极端思想。房龙有一本书《宽容》,我这个年纪的,很多人都读过。房龙说啊,历史不见得有什么进步,中世纪的不宽容,是“使用地牢和缓慢燃烧的火刑柱”,现代的不宽容呢,是“用机关枪和集中营武装起来”。房龙没有见识过网络暴力,如果他活在今天,大概会说,键盘敲出的侮辱性语言,正在继续重演历史。不知道这算不算进步。

为什么宽容这么难呢,我觉得房龙的分析很到位,因为不宽容是人类的自我保护法则,人类的不安全感,自我保护本能,会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别人。一开始,这些信念都还是朴素的,慢慢发展就会功利,开始繁殖、复制,最后变得独裁,变成一种绝对的信念,包涵潜在的暴力。互联网,加速了这个繁殖、复制的过程,但同时,互联网似乎无助于怀疑、理性的精神。我们想想女性独立这个主题,是不是这样。一开始是女性的自我保护,而且是朴素的,甚至可以说是合理的、浪漫的、积极的,但是后来一部分人功利化了,极端的思想也会冒出来。

有些人多极端呢。打击面已经不仅仅是全体男性了。比如会说,大熊猫交配时,一般雄性是不会征得雌性同意的,中国怎么能拿大熊猫当国宝。还有某款游戏过年期间使用的图片,怎么女英雄在干活,男英雄在吃饺子?女怪兽摩斯拉为哥斯拉牺牲,赤裸裸的性别歧视么。还有,有人虐待猩猩,给猩猩化妆,这说明男人变态。有的女权文章标题非常恶劣,《如果你真的只需要香肠,千万别养猪》。

所以papi酱作为一个独立女性,也被攻击,这可能是发展到最后难免的事情。谁是我们的敌人,谁是我们的朋友,这本来是首要问题,要把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,把敌人的人搞得少少的,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,这样才可以把敌人缩小到最少。这些人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呢?因为当前互联网的环境下,理性派的生存空间反而非常小,越是极端越能吸引人,才能造势,才能影响公共议程。我觉得,比起冠姓的问题,真正值得思考的是,如果互联网无助于理性,一些平台变成了流量的奴隶,那么互联网当前的格局,是否到了该变革的时候。

我在之前的节目里说过,瑞典这个国家,在两性平权方面是走得最远的,在警校里有一个条不成文的规定,男女学生在毕业时比例需要是1:1。可是警校男多女少,很多成绩、体能、出勤等都合格的男学生,就无法毕业。林雪平这个城市的警校,四名男学生就把学校告上法庭,理由是“性别歧视”。平权如果搞成极端,搞成一刀切,往往就会走向自己的反面。这是我们不得不思考的一个问题。

我们观察者网,包括我们这个节目懂点儿啥,对于新闻事件,都会尽可能地做一些背景的延展,说出这些新闻背后的意义,或者讲出一点道理。我想这就是我们观察者网与单纯流量博主的区别。同样是敲击键盘,但音色和节奏还是不一样的。我们还有一个更深入的版块,叫观察员,是我们的会员频道,有更深入的新闻背景分析,还有小编们在制作内容幕后的故事。我们的会员频道收费是198元一年,输入我的专属邀请码666,可以立减10元。

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,请你支持我,也支持观察者网,让我和我的同事们,可以做出更多好的内容。网页端请输入member.guancha.cn,或者在各个应用市场,搜索观察者三个字,下载使用。5月份我们还是有礼品,有下次一定T恤,还有贺雪峰老师的书《大国之基》,购买之后就可以领取。大家也可以关注我个人的微博和B站账号,都是懂点儿啥-董佳宁,我们可以在那里做日常的聊天互动。本期就到这里,别忘了一键三连,666,我们下期再见。

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平台观点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,每日阅读趣味文章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亿盛娱乐注册 » papi酱孩子随父姓被骂,“女权”为何越来越极端?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