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 34份杀母档案|子女大多患有精神障碍,多数母亲务农-亿盛娱乐注册

原创 34份杀母档案|子女大多患有精神障碍,多数母亲务农

原标题:34份杀母档案|子女大多患有精神障碍,多数母亲务农

现代快报:贫穷不是丧失人性埋母的理由

摘要:《极昼》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输入关键词“杀害母亲”,共有74条搜索结果。剔除不相关案件,最终找到34个涉及杀害母亲犯罪行为的案件,其中有30位母亲被自己的儿子/女儿杀死,4位母亲受到不同等级的轻伤。

文|蔡家欣

编辑|龚龙飞

鉴于法律道德与亲情伦理的纠葛,此类案件在审判中颇难权衡。图源网络

陕西省靖边县79岁的母亲涉嫌被58岁的儿子马某某用手推车推至墓坑活埋。3天后老人被找到并救回。

嫌疑人马某某自述作案动机是“瘫痪的母亲大小便失禁,导致家里臭烘烘”。5月8日,靖边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马某某批捕。在社会舆论层面,马某某招致千夫所指。5月9日,国家卫健委、全国老龄办公开表示,马某某“活埋”老人行为突破法律底线、道德底线、人伦底线,性质极端恶劣,必须依法严惩。

《极昼》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输入关键词“杀害母亲”,共有74条搜索结果。剔除不相关案件,最终找到34个涉及杀害母亲犯罪行为的案件,其中有30位母亲被自己的儿子/女儿杀死,4位母亲受到不同等级的轻伤。

那些向母亲挥刀的施暴者,绝大多数存在精神健康问题,34起案件中,有20名被告患有精神障碍,在实施犯罪行为时,14名被告具备限定刑事责任能力,3名被告不具备刑事责任能力。日常争执、金钱纠纷、瘫痪老人养老问题,让他们的情绪一触即发,继而发生惨案。

三十四起案件几乎都发生在2012到2018年间。案发地分布广泛,从西南偏远农村到东部沿海省会城市。这些受害的母亲集中在60-70岁,年纪趋大,但她们延续着母亲的本能,将存在问题的子女——他们或患有精神障碍,或具有吸毒史、或好吃懒做,兜于身旁,予以照顾。有人用每月1000元、2000元的退休金,供养年迈的自己和子女。更多的受害人没有退休金。这些母亲大多数是劳作一辈子的农民,人生的晚境颓唐,她们的子女还大多患有精神障碍。

79岁的靖边母亲目前恢复清醒,她依然在担心儿子马某某,她谎称是自己爬进墓穴,特别害怕儿子被送进监狱。她丧失了基本的自理能力,却没有忘记保护儿子的本能。

在三十四份判决书(含刑事裁定书、强制医疗决定书)中,不乏这样的母亲。

量刑

在34份弑母案判决书中,大多数杀母凶手的行为被认定“构成故意杀人罪”。这是刑法分则规定的暴力犯罪中最严重的犯罪行为之一。根据《刑法》第232条,故意杀人罪首先考虑适用死刑,只有具体可以减轻处罚的情节与理由时,才可考虑适用无期徒刑、有期徒刑。在这些杀母案件中,有6人被判死刑,5人缓期执行,大多数施暴者被判处十年及以上有期徒刑。

34起杀母案的刑罚判决基本符合《刑法》中故意杀人罪的量刑特征:适用刑罚跨度大。这些伤害母亲的人,最重的被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;获刑最轻的是三年有期徒刑,并缓刑五年。

不难发现,这些案件量刑所考量的情节和其它故意杀人案无异,它包括犯罪事实、犯罪的性质、情节、对社会危害程度、归案后的认罪、悔罪表现等。4个量刑在十年以下的被告人,他们的母亲在被伤害的过程中,通过呼救、逃跑,幸免一死。犯罪未遂让他们获得较轻的刑罚。

被告人与受害人的母子/母女关系,是这34起案件的特殊性。从社会伦理层面,血缘关系让这类案件引来的谴责甚于其它案件。个别判决书特意指出这种“弑母”犯罪行为的恶劣性, “杀害亲生母亲,有违人伦道德,应予以严罚”。

2015年,北大学生吴谢宇在福州家中杀害母亲,逃亡4年后被捕。图源网络

然而在实际操作中,“法不容情”的严惩却极为困难,这层关系却成为被告人争取从轻或减轻处罚的依据。辩护理由通常是:案件由家庭内部矛盾引发,被害人与被告人是母子/母女关系,社会危害(指危害家庭外的社会)和主观恶性小,应酌情从宽处理。在大多数判决中,法庭对这点予以认同,许多判决书最终提到“鉴于本案系家庭纠纷引起……对被告人从轻处罚”。

家庭矛盾引发的弑母案件,法官的判决需要在社会危害程度和人伦道德的层面权衡利弊。2018年江苏徐州的一起杀母案中,对这种家庭矛盾和血缘关系所引发的纠纷曾有两次不同的认定。时年40岁的李建筑婚姻不顺,迁怒于幼时母亲离家出走,最终持刀杀死母亲。原审判决认为,这位被杀母亲未尽抚养义务,对案件发生负有一定责任,最终被告人李建筑被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五年。

被告人李建筑提起上诉,要求从轻判处:“本案是家庭内部矛盾激化引发的杀人案件,被害人对本案的发生负有一定责任,系精神受到刺激后的激情犯罪而非预谋犯罪,原审判决量刑畸重” 。

1年后,终审裁定书矫正被害人对案件负有责任的认定:“虽是家庭矛盾纠纷引发,但被害人是李建筑的亲生母亲,年轻时遭受家暴出走,未尽养育之责并非不愿而是不能……李建筑杀害母亲,有违人伦,应予以严惩。”最终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动机

经年累积的小矛盾常常点燃了造成悲剧的导火线。

有的源于日常争吵。38岁的李明义对母亲常年在家喝酒,好吃懒做的习惯不满;56岁的陈清华因精神状况待业,被母亲责骂懒惰;猪偷吃了家里谷地的洋芋,30岁的沈康受母亲责骂、萌生杀意……

还有的因为金钱和赡养责任的纠纷。广西柳州40岁的阳清江未获得政府拆迁补偿安置房,迁怒母亲偏心;不愿意和62岁的母亲一起生活,黑龙江双鸭山人赵万将母亲载到树林勒死;最极端的案件是,为了获得10多万保险赔偿金,吉林乾安县30岁的男子刘林义毒死了母亲……

有一些悲剧早已显现端倪。根据判决书的证人证词,部分母亲受害人此前曾遭受过儿子/女儿的暴力行为。因为吸毒、金钱、疾病、琐事等,有的子女时常对他们的母亲施以暴力。朝鲜族老人崔银姬生前曾被儿子姜顺龙拿刀架在脖子上要钱,她曾跟别人说,“如果有一天自己死了,就是被姜顺龙打死的。”

还有一些悲剧“积怨已久”。通过证人证词,许多母子/母女之间的矛盾似乎难以调和。它可能来源于被告童年的心理阴影,也可能影响过被告的人生选择。积怨随时间加深,直到惨案发生。被告人陈振觉得自己从小缺少母爱。在他出生一个月零四天时,母亲就离开了。2012年母子重聚,陈振已22岁,时日渐长,两人常因放羊的事争吵。2014年,一次争吵过后,陈振心生委屈,一怒之下杀了母亲。

山东青岛人王玉欣幼年时被送养,遭抛弃辗转多地才回到母亲身边。她记恨此事多年,在母亲的介绍下,王玉欣和第一任丈夫结婚,之后离婚。她将种种不顺归咎母亲,多次萌生杀意。2013年9月26日,趁母亲午睡,父亲外出,她将母亲勒死于家中。判决书称,“王玉欣仅因生活琐事即预谋弑杀生母”,“行为罔顾伦理,情节恶劣,主观恶性及社会危害性均较大”。最终,王玉欣被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从证人证词中可见,许多母子/母女之间的矛盾似乎难以调和,图文无关。图片来源:东方IC

在靖边埋母案中,嫌疑人马某某有过类似遭遇。他幼年时父亲过世,12岁母亲改嫁到甘肃,他从小由叔父带大。

另一位时年54岁的女性被告人李敏,和王玉欣截然相反——它源于极端的爱。根据证人证词,李敏对“对母亲很好”,“经常给母亲洗衣服、送吃的”。2016年2月,李敏86岁的母亲疑似感染传染病,李敏被同居对象责怪 “成心要害我们”。李敏想一死了之,放心不下母亲,留下遗书“对不起大家,妈妈我带走了……”和母亲一起服下安定药。被抢救回来的李敏,被指控为故意杀人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。

多份判决书提到,被告人称长期遭受母亲责骂,案发当时因为情绪“承受不了母亲吵闹”,“想让母亲闭嘴”,故而实施犯罪行为。事实上,将这些争吵、贪婪、爱恨引向死亡之路的关键,是被告人的精神状况。

34起案件中,至少有20名被告人曾被认定患有精神障碍,包括偏执性精神分裂症、复发性抑郁障碍、精神发育迟滞等,占比超过五成。其中14名被告在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时具备部分刑事责任能力。在一篇名为《故意杀人罪刑事处罚实证研究》的论文中,从2012年到2016年,1657起故意杀人案件中,认定为精神障碍或者限制行为能力的案件仅占3%。

有3名被告尽管对母亲实施了故意杀人行为,但他们不负有任何刑事责任。在法定程序上,这些人被评定为不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,他们因为精神健康状况,在实施犯罪行为时无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。多数情况下,法庭认定他们可能持续危害社会,被要求强制医疗。

案中人

这些对母亲施暴的人,年纪最小的是1996出生的宋飞。因交通事故受到惊吓,他患有双向情感障碍。2018年6月8日,当他挥刀指向母亲时,他的母亲说:“儿子,你别杀我”。宋飞自述当时内心烦躁,控制不住,只想发火出气,最终将剪刀刺向母亲颈脖处。

宋飞母亲逃跑得救,被鉴定为轻伤二级。这位母亲和宋飞的父亲一起,出具谅解书和从轻处罚申请书,请求对宋飞从轻处罚。最终宋飞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五年。

犯罪年纪最大的王伦,时年61岁,他同样得到亲属谅解。不同于一般的刑事案件,在这类具有血缘关系的案件中,家庭其他成员出具谅解书的动机会更为纯粹。34起案件,7起案件得到亲属谅解,另有2起犯罪未遂案件,受害人亲自为施害人的精神状况作证,以求轻判。

此类案件往往能引起较大的社会影响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2017年,37岁的王刚面对自身疾病、母亲瘫痪、收入低等状况,产生悲观情绪,掐死77岁的母亲。因为王刚平时对母亲“非常孝顺”,他同时得到其他3个兄妹的谅解。

从这类谅解书中不难发现,部分施害人的真实面貌并非单一的凶恶。突如其来的车祸、婚姻不顺、精神发育迟滞,让有的人倍受折磨。他们的谋生技能极为有限——多数被告人以务农为生,甚至是无业。陕西横山的梁某,患有中度精神发育迟滞。父亲在世时,他跟随父亲外出打工。2014年父亲去世后,他执意要独自外出打工,母亲不放心而加以阻拦,他举起锄头砍死55岁的母亲。

从已有的资料来看,在类似案件中死去的母亲大多命运悲怆。

子女患有精神障碍,意味着失去被赡养的可能,只能老无所依,大多数时候,她们会遵照母亲朴素的本能行事。比如,承担孙辈的抚养责任。因为言语不和,患有精神障碍的龙强杀死66岁的母亲,龙强与妻子分居两地,两个小孩长期归龙强母亲抚养。

这种本能也让她们与不确定的危险相伴。福建福清人周林的母亲因为反复询问他,“药有没有吃?”激起患有精神障碍疾病儿子的情绪而被杀。2013年4月,南京的岳某甲用刀刺死了母亲。他被诊断患有精神分裂症,1个月前,他的亲属本打算将他送医治疗,但岳某甲不肯,他的母亲心软没同意亲属的建议,最终招致杀身之祸。

被杀时,这些母亲的年龄在51岁到86岁之间。如果没有这样的惨剧发生,她们的余生将在贫苦、辛劳与无助中度过。

注:

一、文内涉及的案中人物均为化名。

二、文内提及部分法律名词注解如下:

刑事责任能力:行为人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。

完全刑事责任能力:精神障碍患者在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时,能够辨认和控制自己的行为,他们应该为自己的犯罪行为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。

限定刑事责任能力:并未完全丧失辨认、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,但存在缺陷,推定其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。他们需要承担刑事责任,但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。

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:由于缺乏正常的辨认和控制能力,因此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,在法律上不追究其刑事责任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亿盛娱乐注册 » 原创 34份杀母档案|子女大多患有精神障碍,多数母亲务农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